乐乐线报网
乐乐线报网

雪花是冷的,眼泪是热的

乐乐闲言碎语22380

雪花是冷的,眼泪是热的

@急诊科的大徐:出急救车的时候,去过最牛的房子在北京三环边上,业主刚入住不久,恰逢圣诞节前夕,小区里张灯结彩,并不凌乱,一片温馨典雅的舒适感。我那趟任务也很简单,女孩 17 岁,你说她有病吧,血压心率血氧都好着呢,走路说话也都没问题,你说她没病吧,她有抑郁症,吃了十几片安眠药。我要做的就是把她送到医院,简单吧,和网约车差不多。

由于任务简单,对于那家的装饰,也是匆匆一瞥,却至今难忘。进屋后,客厅超级大,还有个浅浅的下沉空间,因为房屋够大,挑高有足够高,才能这样的设计,客厅的大落地窗,能将这座城池的繁华尽收眼底。后来,我才知道,这样的房子叫大平层,这样的配置不叫高档小区,叫豪宅。

有人会说,住在这样的房子里,怎么还能抑郁,这可是超越了全国 99.99% 人的生活啊?这才不是子非鱼安知鱼之乐,这叫众生皆苦,皆有所愿。父亲的英年早逝,也曾让我以为我是不幸的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华让我也开始老去,我渐渐明白了生命的意义。

爷爷走的那天,我们哭了,但是没多久我也笑了,嘉措活佛说,所有的改变都是苦。又有说,离苦得乐,所以,人世间的修行很难。前些日子,在父亲的坟前,妈妈让婶婶陪我去,因为她说,要在坟前说说话的,我没让。是弟弟陪我去的,几年前也是弟弟陪着我带着我爸骨灰回去的。

那天,我没哭,我们只是聊了聊天,我忘了我说啥了,反正我是笑着走的。可能有个原因是村里给那片地修了一条路,路的尽头正好是我爸爸的地方,当初我挑的,那儿靠后,好找,因为,我知道我要开始学着遗忘了。

因为有个小沟,推水泥的时候弟弟掉沟里扭了腰,砍芦苇杆的时候划破了手,而我那天因为窜稀动弹不得。第二天,下雨了,小叔叔是泥瓦匠,他说,省事了,塑料膜子封着水泥呢,不用去浇水了。第三天,风和日丽,一切真的就像是最好的安排,弟弟没啥事,我也没啥事了。

有些人太优秀,在整理爸爸遗物的时候,我能明显感受到,或许是他太优秀,所以就太着急了,后来的我,就变得越来越慢。在有些人眼里是不求上进,在有些人眼里是与世无争,而我自己怎么想到,我已经忘了。

那片雪花落在脸上可能是美好,但是,有的雪花落在脸上却是刺骨的冰冷。还好,现在的我仰望天空迎接雪花的时候,只希望湿润自己的不是眼泪,而是真的雪花。

 随便看看  随机推荐  随机传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