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线报网
乐乐线报网

婚托、PUA、相亲贷,婚恋平台有多狂?

乐乐闲言碎语18170

婚托、PUA、相亲贷,婚恋平台有多狂? 第1张

用户花了 12800 元,不仅没找到对象,还背上了债。

2024 年央视 3・15 晚会,曝光了婚恋平台背后的套路:抛诱饵吸引客户进店,筛选出 “有钱” 客户,用话术让客户把婚恋平台当成唯一希望,最后诱导客户购买数万元的会员服务。被点名的涉及珍爱网、世纪佳缘、恋爱课等多家公司。

3 月 15 日深夜,世纪佳缘在官微发布致歉声明:针对央视 “3・15” 晚会曝出公司存在的相关问题,世纪佳缘已第一时间成立特别调查小组,全面介入相关调查工作,目前已要求报道中所涉门店暂停一切经营活动。

但这已经不是世纪佳缘们第一次被曝出相关问题。谈到婚恋网站,关键词往往离不开高价会员费、“杀猪盘” 横行、相亲贷、“婚托饭托”、“骗财骗色” 等。这么多年过去,虽然红娘直播、高端社群等相亲模式不断更新,但这些婚恋平台让你花钱的套路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这和行业特性和头部企业的盈利模式相关,婚恋行业多是依靠制造信息不对称来赚取会员费和服务费,但因为需求低频、服务重人力、营销获客成本高,往往导致婚恋平台入不敷出,部分平台则通过夸大宣传、提供虚假会员信息、“小黑屋” 1 对 1 洗脑下单的方式诱导客户消费,形成恶性循环。

世纪佳缘的讲师在培训时强调,一定要把客户当成 “猎物” 来看待。在投诉平台上,一个个 “猎物” 被困在婚恋平台的层层套路之中,***无门。

婚恋平台的撮合生意,已经变成了一些人的收割机器。希望此次 3・15 的曝光能唤醒更多消费者,也能给从业者敲响警钟,接下来,婚恋平台们能否进一步规范发展,后期做出哪些整改和调整,才是关键。

婚恋之路,满是套路

今年央视 3・15 晚会,曝光了多家婚恋公司的 “销售逼单” 套路。实际上,婚恋公司的套路远不止于销售环节,我们一步步拆解。

根据报道,公司在对 “红娘” 的培训中,第一步是 “抛诱饵”,根据客户喜欢的条件,模拟(虚拟)出一个人物形象,吸引客户来线下门店。

那 “红娘” 是怎么知道客户喜欢的类型的呢?2021 年 12 月,据澎湃新闻报道,为达到 “精准营销” 目的,只要培训上岗,世纪佳缘网员工就可以在系统后台随意查看会员个人信息,包括会员浏览的异性照片记录、聊天记录等。但看到用户之间的聊天记录存在异常,可能是 “杀猪盘” 或者是诈骗,就要当做没看到,“否则被用户反手举报公司侵犯个人隐私权,就麻烦了”。

被 3・15 晚会曝光后,世纪佳缘发布致歉声明,称公司出现了滥用职权查阅用户信息的严重违规行为,公司已在后台去除此功能,并宣布要整改业务。但目前看来,红娘依旧能掌握用户的 “喜好”。

而等用户到了门店,等待他 / 她的将是一场长达几小时的小黑屋 1 对 1 的长谈摸底。

据报道,客户进门后,“红娘” 要先通过客户的兴趣爱好、平时的消费习惯、芝麻信用、信用卡、存款等维度,摸清楚客户的资金状况,“没钱的会员,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”,一位讲师称。而对于目标客户,则要让他们把婚恋平台当成唯一希望,堵死其他的可能性。

在某家世纪佳缘线下门店里,经理会通过房间里暗藏的摄像头,实时监控红娘和消费者面谈的内容以及进度。当经理觉得红娘应付不过来时,还会找各种理由喊她出来现场教学传授经验。

婚托、PUA、相亲贷,婚恋平台有多狂? 第2张

图源 / 央视网截图

一位曾在某平台任职过的红娘对「定焦」总结,他们使用的套路和被曝光的类似:前期反复询问客户,身边朋友介绍、工作上认识、家里人介绍的为什么都没成功,PUA 对方称不买专业服务可能要孤独终老,后期再给他洗脑,要舍得为自己的幸福投资,并给出成功案例。

而到了报价环节,则多是根据客户能掏多少钱给出方案的。

在投诉平台上,婚恋平台给出的套餐价格从 6000 多元到数十万元不等。有的红娘会根据客户的经济状况进行 “打折”,不给客户考虑的时间,即时成交;有的以 “考验忠诚度” 的名义,劝导客户在成功之后可以让男朋友与自己分摊这部分费用;有的甚至引导客户借贷购买服务。

这在业内被称为 “相亲贷”,用户宵玉告诉「定焦」,自己就曾被婚恋平台工作人员引导借贷了 12800 元,“还是打完折之后的价格,我只需刷脸和输入密码,其他手续有人操作。”

宵玉提醒,这类服务还有一个隐藏的套路,发生在签订合同环节。一方面合同是付完款之后才签,另一方面是不给时间认真看相关条款,后面发现里面有很多 “霸王条款”,不利于消费者,比如只规定约见面次数不保证能成、违约金为 30% 等,后续自己想***和申请退款也很难。

哪里有焦虑,哪里就有生意,婚恋平台就是利用人们的婚恋焦虑设置 “层层套路”,最后钱都进了平台的口袋。

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圣告诉「定焦」,这种引导涉嫌违反《消费者权益保障法》规定的 “消费者在接受服务时享有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”。根据规定,消费者享有自主选择服务的权利,包括服务的经营者、服务方式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项服务,有权进行比较、鉴别和挑选,获得 “公平交易的权利”。

付费会员,不止坑钱

一套流程下来,钱花了,那消费者真的能在婚恋平台的帮助下,找到 “合适的人” 吗?事实是,很多人不仅没有找到伴侣,还被 “反复伤害”。

很多消费者后续匹配的相亲对象,素质和质量都参差不齐。

央视记者在体验时,这几家婚恋平台都承诺公司会过滤掉不诚信会员、有重大疾病的会员,保障客户的征婚安全,然而有世纪佳缘培训讲师称,“他(用户)的隐疾,我们核实不了”。珍爱网培训讲师称,“他说他没结婚,他就没结婚”。

一位被某婚恋网站坑过的用户告诉「定焦」,付款前红娘称平台男会员都是行业精英,和她实际见面的人却连她的学历要求都没达标,大部分还是网站的免费会员,感觉对方也是被红娘忽悠了,以为完成和她见面的任务,就可以得到更多优质资源。

此外,在投诉网站上,还有用户称自己花了 6 万元,被介绍了多个 “猥琐男”,线上对她进行言语骚扰;还有人称,平台给她介绍的第一个人就是离异人士,第二个人是来推销保险的。

其中有些人还遇到了婚托,而这在业内似乎也是公开的秘密。有的红娘为了履行合同当中的约见人数,推荐的嘉宾可能是婚托,信息也是编造的。

一位小红书用户称,自己有位同事就一直在做婚托,“在外都是包装成有房有车有存款的‘高富帅’,明明是大专学历,在外说是研究生,消耗女方的见面次数,他就有钱赚,见一次就没下文了,女方还以为是自己配不上男方。”

支付高额服务费之后,很多人得到的服务却是 “敷衍了事”,即使后续进行***,也会被门店以 “已经完成目标,感情不能强求” 为由,拒绝退款。

更有甚者,一些婚恋平台还以提供约会技巧指导、心理分析为由,继续售卖相关课程,费用高达数万。

前婚恋行业私域从业者绪安指出,曾在婚恋平台付费过的女性会员,面临着很多被收割的方式,有红娘会在样貌和恋爱技巧上引发客户的容貌焦虑,随后介绍整形医院、情感课程、个人成长课程等,引导用户付费。

婚托、PUA、相亲贷,婚恋平台有多狂? 第3张

图源 / 央视网截图

诸如此类的情况在投诉平台上屡见不鲜。「定焦」查询发现,在黑猫投诉上,针对百合网的投诉帖有 3003 条、世纪佳缘有 7342 条、珍爱网有 3735 条,问题多集中在虚假宣传、诱导消费、霸王条款、会员信息不实、退费难等。

早在 2017 年,WePhone 创始人苏享茂之死,就将世纪佳缘推上风口浪尖。苏享茂在遗书中提到,自己与妻子通过世纪佳缘认识,结婚前已在她身上花了几百万,领证前一天才知道她有婚史。双方在离婚协调期间,妻子向他索要 1000 万和三亚的房子。而因创业资金链断裂的苏享茂,最终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这些骗术一直存在,也屡被曝光,为什么总有人上当?

婚恋是人性需求,2023 年全国单身人数已突破 2 亿 5 千万人,找到另一半,是很多人的刚需。同时,绪安称,现在很多婚恋平台的模式,是靠加强信息不对称的方式来变现的,各种套路都以擦边球的形式存在,用户很容易入套。

婚恋生意,越走越偏

在我国,婚恋市场一直是一个庞大,但从未被完全满足的市场。市场里玩家众多,行业处于鱼龙混杂的状态。

其中一类是传统婚恋网站平台,比如百合佳缘、珍爱网、我主良缘等;一类是伊对、一号媒婆、今日相亲等以视频化、直播、社群等方式切入市场的公司;一类是陌陌、探探、Soul、积目、青藤之恋等泛交友平台以及高学历相亲 APP,人群更为年轻化;还有一类则是地方线下婚介所,主打本地人群。

而随着短视频和直播的发展,婚恋市场更加两极分化 —— 有些短视频平台的直播间,有大量红娘付费牵线,用户打赏之后上麦,牵线成功再发红包,这类直播间的受众多为三四线城市用户,年龄多为中年;还有些短视频博主,专做一二线城市有钱人的婚恋生意,组织高端相亲活动,会员有准入门,需要验资。

婚托、PUA、相亲贷,婚恋平台有多狂? 第4张

图源 / 央视网截图

入场者众多,行业头部玩家的变现之路却充满波折。

世纪佳缘成立于 2003 年,于 2011 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成为 “中国婚恋第一股”。创始人龚海燕在 2012 年卸任世纪佳缘公司 CEO 一职,并在 2015 年清空所持股份。2015 年 12 月,行业老二百合网收购世纪佳缘,随后世纪佳缘私有化退市,与百合网打包合并挂牌新三板。

两家平台合并后,更名为 “百合佳缘”,但在此后数年里持续亏损,且亏损进一步扩大。2019 年 10 月,百合佳缘从新三板摘牌,此后未披露业绩数据。2022 年 5 月,百合佳缘更名为 “复爱合缘集团”,复星国际总计持有百合佳缘 72.36% 的股权。

但易主之后的 “复爱合缘”,依旧麻烦缠身。头部企业尚且如此,其他玩家生存空间就更小了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整个婚恋平台都有以下三个难题。

绪安分析,一是成本太高,婚恋平台同质化严重,营销获客成本高,随着用户增长进入瓶颈、流量变贵,投入加大。另外,不论是电销引导用户进店,还是线下门店一对一模式,都高度依赖人力,不仅产出低,也很难对服务进行验收和量化。

最后,婚恋是个低频需求,用户高价引来之后,活跃度低、流失速度快,且后端的消费效率很低,只能用擦边的方式诱导和刺激消费,容易导致口碑变差,形成恶性循环,公司业绩自然也会萎缩。

有从业者表示,婚恋公司想创造收入,前提是一定要做好服务,否则用户互只会离你而去。

面对行业乱象,李圣指出,一方面市场监管部门的执法力度应该加强,或者应该多部门联合执法,另一方面,消费者虽有单身焦虑,也应该清醒定位,要有防骗意识,尽量避免婚恋陷阱。

只要还有人在为 “催婚”“单身” 而焦虑,婚恋就是一门抢手的生意。但相爱这件事,不会因为交了钱就变得简单。“网络平台只是渠道之一,而且婚恋大事,终究是要回到现实,且需要冷静,面对任何平台、任何相亲对象,应该保持清醒的认识,自己是自己青春、情感、财务的第一责任人。” 李圣称。

来源:定焦 微信号:dingjiaoone

 随便看看  随机推荐  随机传送 

标签: 婚托的骗术婚介婚托相亲网站婚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