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乐线报网
乐乐线报网

我在燕郊的三年

乐乐闲言碎语4290

我在燕郊的三年

2021 年我在沙河租的厂房拆迁,经人介绍,把木工作坊搬到了燕郊。房东是原村主任。占了一片公家的地,盖的房。

机器发过去以后,房东说东西多,别丢了,要给我找个夜里看家的。我说不用,铁疙瘩不值钱,没人要。他说不行,必须得找。等我过去,七天,给了他一两千。安顿好以后,我请他们吃饭,表示感谢。

房东,介绍人,他们叫了几个别的人。餐馆老板是房东的朋友,吃完饭,450,房东非给他 500,我出来只能给了房东 500,也不能让他出钱。房子窗户没有防盗栏,房东建议加上,别丢东西,让我出钱。来人测量,报价 1900,房东说 2000 吧。我说不加了,不会丢东西,把他气得跺脚。机器和木材搬进去以后,我锁了一年的门,没进去。

第二年,我派一个小师傅去加工小东西。这时候房东出现了,说这样不行啊,检查队,城管啊,消防啊,安监啊,都得打点,一人 2000,一共几万块钱吧。我没给,这都交了两年房租了,进来的时候说好的是做家具的,能生产。后来我又加了个师傅进来。房东急了你怎么能加人啊?你加人也不事先跟我说一声。

干了有三个月,房东说要两张床,我就给了他两个橡木床。快到过年了,他让我去大队部一趟,还是说得给钱,管事儿的都指着这个吃饭呢,协管员一个月 2000 块钱,不吃你怎么活啊。我说他们来了再说。他们还没来,不知道我在做家具,我不能自投罗网吧。我带了一箱酒给他。电费也不跟我按度算,要一次就是给 2000 块钱吧。春节后,大概是 6 月份吧,说要个写字台,左右是竖抽屉,中间是个台面,不喜欢浅色木材,要深色的。

师傅说他天天来,一进来就骂你,说不给钱,小乱污。我在北京干了四年,也经常遇到检查,让停工,都是公事公办。没遇到天天要钱的。电费一度一块五,也是按电表算钱,不是乱要我跟介绍人发牢骚,天天追着我要钱。介绍人说这是你们两个的事儿,跟我没关系。左右各三个竖抽屉,这样的深色木材的写字台,价格得一两万。

天天纠缠,太烦了,我只好再搬家。快搬完的时候,书记骑个电动车来了,大发雷霆,你们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做家具!以前有村主任,书记,两个人。后来是书记兼主任,一肩挑。老主任就成了原主任,没官了就非常不高兴,他们关系不好,在我这儿碰出火花了。

来源:水木社区 微信号:shuimushequ

 随机传送  随机推荐  随便看看